字源法汉字教学字典网
请输入您要查询的汉字
·汉字字源网:打开一扇怎样的窗·

  2012年8月,美国人理查德·希尔斯在微博上用英文发了一段求职信息,很快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许多人纷纷为他出谋划策。短短十天之内,相关微博便接近15万条。之所以在中国有这么多的“粉丝”,产生如此大的影响,皆因他痴迷汉字20多年,并创办了一个汉字字源网站,还有一个响亮而亲切的网名——“汉字叔叔”。他的“汉字梦”不仅影响了许多和他一样关心中国文化的外国人,也让很多对汉字熟视无睹的普通中国人重新审视汉字背后的文化内涵,更让相关专家学者的研究获得了新的灵感与启发。一时间,人们对汉字文化产生了新的更具时代意义的探究冲动。

  作为汉字文化的传播者,“汉字叔叔”开办的汉字字源网站打开了一扇怎样的窗?给人们带来了什么启示?此举对中华文化的传播意义何在?怀着这样的问题,记者走访了“汉字叔叔”和汉字研究专家、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杨琳。

  在北京找到了工作

  记者初次见到“汉字叔叔”,是在南开区一个老式住宅小区,那就是他的住所——6层顶楼的一套面积不足30平方米的房子,屋里除了床、书桌、电脑、冰箱,几乎没有其他物件,会客、办公、睡觉,全挤在一间屋子。这位62岁头发已花白的外国老人笑着说:“生活虽然有点清苦,但因为对汉字的痴迷热爱,我的精神却一点都不贫瘠。”前不久,记者又在一个公益音乐会现场再次遇到“汉字叔叔”,他高兴地说他已经在北京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他仍然会将“汉字梦”坚守到底。

  22岁到台湾学习中文的理查德,开始自己打工赚钱。为了学好中文,他不断地与街上的人聊天。在记单字的过程中,汉语这一有别于其母语英语的象形文字让他吃够了苦头。“5000个汉字和6万个组合,汉字由许多笔画组成,笔画与笔画之间似乎没有任何逻辑关系。”于是,他苦心琢磨起记忆汉字的方法来。“如果我能看出现代字体是如何从古文演变而来,就能了解文字的构成,这会对我记单字有很大的帮助。”很快,他就收到了奇效。

  随着汉语学习的深入,他发现可以通过理解字的原始意义和原始形状来理解汉字的演变过程。这不仅有助于学习汉字,而且其中蕴含着广博深奥的知识,很有趣。然而,遗憾的是理查德只找到了一本英文的汉字字源书《Etymological lessons》。虽然介绍汉字的中文图书有很多,但是每本书各有说法,如果要完全理解一个字的意思,要看好几本中文书。这对汉语的学习者而言很不方便,于是他想把所有的资料都汇总整理后数字化,这样和他一样对汉字感兴趣的人查阅起来就方便多了。作为一个电脑工程师,他萌发了将汉字字源存入计算机的想法。他解释,计算机化的第一个优势是你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分析,而不必受限于书籍的线性本质。其次,它可以将词源学变为一项不断前进和发展的项目。“对于字符词源学,我们无法解答所有问题。而一旦在计算机系统中发现任何错误或者与记载不一致的地方,它们可以很容易地被纠正。而对已经出版发行的图书来说,这些错误就无法被及时纠正了。”

  一场病让我下决心做“汉字网站”

  虽然一直有想法,但直到1994年,他才真正着手汉字字源数字化这件事情。那一年,理查德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心脏病,“当时非常突然,前一年我还可以跑马拉松,完全没有想到是心脏病。”他当时正在台湾和朋友聊天吃槟榔,突然就倒下了。后来回美国做手术,医生说他还有一年的时间。

  这场病让理查德停下来思考很多问题,他开始不断地对自己的人生发问,问得最多的是这一个:“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还能活一年,365天,我要做什么?”“我想要做汉字网站,希望有一天能做现代版的《说文解字》。”

  于是,汉字字源“数字化”提上日程,电脑工程师出身的他,花了些时间设计了一个小程序。之后又雇了一个中国朋友帮他扫描《说文解字》、《六书通》等书中的各种字形。他没有想到的是,光扫描《说文解字》里的一万个篆体字,就花了一年。之后,有3.8万个字的《六书通》、2.4万个字的《金文编》等全部扫描后,按照理查德的编号分类整理好,又花了6年时间。

  每个汉字都是一个故事

  实现理想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其间还出现了许多技术问题,比如很多古文字随时间演变成了同一个字,若搜索起来就会形成1对n的关系。此外,他在整理中发现,许多现代字是没有篆体字的,是现代人经过艺术化后造出来的字。解决每一个小问题都要花费他很长的时间,这显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经过努力,2003年一个名叫“Chinese Etymology(汉字字源)”的网站诞生了。网站对6552个最常用的现代汉字进行了字源分析。其中,收集编列超过96000个古代中文字形、31876个甲骨文、24223个金文以及秦汉的11109个大篆书、596个小篆体。每个现代汉字,网站都给出了英文释义。此外,网站上还列出了部分普通话、台语、粤语和上海方言的语音数据库。在网站上输入单一的汉字,可以查到该字简单的英文释义、简繁体表示、Unicode码、声部和意部的表示以及汉字来源等等。为了更新字库,他每隔两三年就要跑来中国内地或台湾一趟,去图书馆或书店找找有没有关于汉字的新书。“原本计划1年完成的任务,没想到一干就是20年。”加上“汉字字源网”的建设和维护,这些年的投入超过30万美元。

  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理查德把字源库做成了可供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使用的应用软件。去年四月,理查德受美国费佛尔大学孔子学院之邀,为学院的教师们进行了一场关于汉字字源学研究的专题讲座。在这年的年底,他还在天津电视台、凤凰卫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等主办的《泊客中国》颁奖盛典中,被评为“文化行者”。

  理查德痴迷汉字,他喜欢汉字从象形文字演变的过程。在采访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地谈到,每一个汉字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故事,学汉字,就好像在阅读一个个故事。在整理汉字资料的过程中,他也产生了自己的独到见解。比如汉字“金”,《说文解字》形容它字形的来源是“金在土中”,“汉字叔叔”却觉得,它的象形文字应该来源于“钟”的形状,因为这样才能让人立刻明白“金属”的概念。理查德讲起汉字来头头是道。他说,这些故事有的是从书上看来的,有的是他自己“悟”出来的,这也是他学习汉字的乐趣所在。不管生活多么困难,他都会坚持下去,这就是中华文化的魅力。

  汉字字源网很多学者也在使用

  “汉字叔叔”在网络爆红,他和他的网站受到各方的关注和讨论。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杨琳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作为汉字文化的传播者,他的精神是非常值得尊敬和敬佩的。一般情况下,这类公益性质的网站是由政府创办的。个人创办一个公益性质的网站,网站一点广告也没有,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杨琳谈到,理查德创办的汉字字源网,业内相当熟悉,很多学者也在使用。字源网的特点是不仅有中文字形,还有英文对译,便于外国人使用,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这个项目参考和归纳了《说文解字》、《六书通》、《甲骨文编》、《金文编》、《汉语大字典》等文献资料和研究成果,并将其进行了数字化整合。目前国内确实缺少汉语言文字相关的网站,教育部有一个语言文字信息方面的网站,但是它主要以现代汉字为主,关于古汉语整理和研究的网站几乎是没有。对于汉字爱好者,网站信息比较丰富,内容可以自由地复制粘贴相关古汉字,便于学习和使用。对于汉字研究者而言,他们手头的资料有很多,但是汉字字源网无疑提高了查询的效率,节省了学术研究的时间,便于进行各种历时的、共时的研究。

  从海外汉学发展来看,汉字一直受到国外汉学家的关注,例如瑞典汉学家高本汉、马跃然、林西莉,还有日本的白川静,他们不仅和中国有着不解情缘,更是对汉字研究都有相当大的贡献。林西莉曾经说过,“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只是从语言学,而是许多其他途径,帮助我了解中国文明和汉字,让我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宝藏!”

  针对“汉字叔叔”和他的网站受到各界关注这一现象,杨琳教授说,“汉字叔叔”以及他的网站的确向我们发出了一个积极讯号,反映了世界了解中华文化的需求。目前我们虽然也建立了许多与中华文化相关的网站,但专业性的学术类网站却相对缺乏。理查德利用网络平台将古文字这门相对偏窄的知识传播给了更多对此感兴趣的普通人。与其相比,虽然中国的古文字研究已经取得了许多成果,但多数人不知道。或者必须经过一定的学习,比如利用图书馆,通过不同检索工具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不能轻松地依赖网络的免费服务。进一步说,我们一直在强调汉文化需要走向世界,如果借助网络平台,让全世界想学汉语的都能看到研究成果,对提升中华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具有深远的意义。

  其实,我国在汉字研究方面有着深厚的基础,也有条件将这些成果网络化。杨琳教授说,许多学者一直在致力于汉字领域的学术研究,有些专业领域的研究比较精深,并不以普及知识为目的,因此不为大众所知。在全国来看,例如吉林大学、安徽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等学校在古文字研究方面有一定的历史积淀和成就。随着数字出版技术的发展,许多工具书都开发了电子版或网络版。许多字书(《说文解字》、《康熙字典》)都开发了电子版或网络版。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就根据《说文解字》开发出版了《小篆字库》光盘,还主持了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十五”规划项目“甲骨文计算机字库与编码研究”。《龙语瀚堂典籍数据库》也汇集了多种古代字书、出土文献的资料。那些学术知识适合放在网上供公众检索,为提升汉字知识的普及程度服务。

  汉字输入法正在取代书写令人担忧

  从“汉字叔叔”的经历中也不难发现,在接触汉字初期,他和广大汉语爱好者一样有着学习汉字的“畏难情绪”。他们普遍感到汉字的书写、记忆比较难,于是就产生了“汉字难学”的观点。杨琳教授说,我们应该客观看待汉语学习的“难”与“易”。其实,使用拼音文字的语言也有很多难学之处,如识词就较难,拼音文字识词和汉字识字相似,甚至比识字更困难。因为拼音文字制造新词的办法基本上只有增加音节,即增加拼写字母的组合数量,越来越多的新词,会给学习造成极大的不便。而汉字可以二次造词,只要掌握大约2500个常用字,就可造出大量词汇。如学习英语起码要掌握5000个单词,才能初步会话、阅读;而汉字只要掌握大约2500个常用字,就可以阅读和书写了。所以,汉语的普及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然而,随着电脑的普及,各种汉字输入法正在取代汉字的书写,许多中国人的汉字书写能力也在大打折扣。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甚至有人已经萌生了只注重听、说、读的训练,而避免“写”的训练的糊涂认识。杨琳教授表示,这种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因为汉字以其独特的表意特征和内部构成形式,承载了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曾经有专家指出,“汉语是字、词、句、篇的统一,任何一种偏废的行为,都会导致汉语的残缺。如果说汉字系统中潜藏着中华民族的深沉记忆,是指向历史、指向过去的,那么,由汉字构成的词语、组成的句子、写成的文章,则是汉字充满生命力的表现,是指向现实、指向未来的。”我们必须深刻意识到,汉字是中华民族的一种象征,成为中国人的一种标志,这些标志弘扬了东方文化精髓,我们一定要肩负继承传播它的责任。身为汉字文化的传播者,“汉字叔叔”一再表明自己学习汉字之路仍然漫长。(见习记者 丁佳文)

相关链接 版权声明 用户评论

© CopyRight 2012-2020, 汉字567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丁丁猫